10年前他靠一首《我的滑板鞋》火爆全国,如今却被“嘲笑”上热搜

“摩擦~摩擦~!是魔鬼的步伐,是魔鬼的步伐……”

不知道各位在听到这段歌词的时候,脑海里是不是又响起了那魔性的歌喉,别的不说,光听这两句“摩擦”都能让大家的DNA动起来了。

这首《我的滑板鞋》发行于2012年,由歌手庞麦郎来演唱,曾在2015年的首届独立音乐盘点上被评为“2014年度Top20金曲”。

同年,《我的滑板鞋》被鬼畜大佬用作素材,结合上成龙以前代言过的霸王洗发水广告,由此造就了“Duang”这个网络热梗,也算是间接地影响到了网络流行文化的形成。

该歌曲的成名,也让“庞麦郎”这个歌手第一次被大众们所认知。

约瑟翰·庞麦郎,本名庞明涛,80后的内地男歌手,获得过“独立音乐人年度盘点盛事”十大新人的荣誉,2016年在杭州举办了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首站,其代表作除了上面提到的滑板鞋,还有个人专辑《旧金属》,单曲《西班牙的牛》《我要打败你》《恶魔不要啊》等等。

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那首滑板鞋的热度也在慢慢地消退,加上庞麦郎后续创作的歌曲又没太大名气,最终和其他事物一同被时代的潮流所埋没了……

直到多年以后,这位“滑板鞋男孩”又以各种有点儿奇葩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里。

《没了名气的我只好边唱歌边带货》

6月9日,微博热搜上一条话题引起了大众网友的热烈关注,话题内容也很有意思—庞麦郎女助理憋笑憋成可达鸭。

在视频中,许久不见的庞麦郎站在镜头前唱着自己的成名作,从画面的布置来看,他显然是在做着直播带货

而站在旁边的助理小姐姐,则一边帮忙做宣传,一边用耳朵接收着庞麦郎的魔性嗓音。

要知道,滑板鞋那旋律可是有些洗脑和鬼畜的,别说是站在旁边的助理姐姐,连网友们听了也要绷不住。

但是作为助理要保持好形象,不能笑场啊,可是听了这歌又实在太想笑了,那怎么办呢?只能使劲憋着呗。

不到半分钟的视频,助理的嘴角就一直在不停地变化着,变着变着,整个嘴巴最后都弯曲成类似可达鸭的嘴巴,网友表示从女孩的眼神中都已经能感受到这滋味有多痛苦了。

大家在评论区一个个地为女孩描绘此时的内心戏,还有一些网友立刻截下女孩憋笑的表情,附上相应的文字描述做成一张表情包来映衬此情此景。

正如电影美人鱼里那两位警察所说的: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,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,除非忍不住~

另外有网友评论道,与其说小嘴撅得像只可达鸭,倒不如说更像是泡泡玛特里的Molly,你看这嘴型是不是一模一样?

只不过,由于前段时间肯德基套餐推出的可达鸭八音盒实在太火了,所以大家也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只憨憨的黄毛鸭子。

但无论是女助理憋笑,还是笑成可达鸭的模样,这些都不是该话题阅读量飙升的原因,真正关键点还是在标题上提到的“庞麦郎”。

虽说庞麦郎如今的名气早已大不如前,但作为一个曾把“滑板鞋”和“摩擦摩擦”刻入大家DNA里的人,他还是有那么点存在感的,只是身上的热点少了,关注的人也少了而已。

说起大多数人对于庞麦郎的最新印象,还是在去年被曝出进了精神病院的消息。

2021年3月一个晚上,庞麦郎的公司经纪人白晓在网上发表视频,称庞麦郎近期因为患有重度精神分裂症,体重从130斤暴瘦到80斤,并在年初的时候就已经被送进医院里治疗了。

第二天,庞麦郎老家的村支书也确认了这件事,此外他还因病症发作殴打过父母,担心之后还会做出什么危险举动,所以才将他强制送入精神病院。

从靠一首“滑板鞋”走红网络,到精神出问题,如此大喜大悲的经历实在令人唏嘘。

直到5月份,庞麦郎才正式出院,出院后的他回到老家每天的生活就是看书写歌,偶尔会帮爸妈干干农活,据他说自己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,在积极配合着医院的康复治疗。

这是庞麦郎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大家得知的最新消息,自那以后他便淡出了大家的视线中,仿佛是从大城市回到乡下。

实际上在去年10月份,庞麦郎便与上海的一家经纪公司进行了签约,从此正式做起了直播,主要工作是负责带货卖橙子。

在今年4月中旬,人们才第一次看到他在直播间露面的样子,拿着个麦克风,双眼似看非看着正前方的镜头唱歌,表情还有些不自然。

好在屏幕前的他看起来精神状态还算不错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的唱功还是一点儿都没长进。

但对于这些,庞麦郎与公司都表现得无所谓了,用公司负责人的话来说:“只要有人看就行了,毕竟那就是他自己的唱歌风格。”

就这样,庞麦郎每天的工作内容站在镜头前,靠着一展歌喉的方式来宣传带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开始他的身边是没有人的,有网友表示他在屏幕前的样子有些紧张,感觉就跟被绑架一样,大概是为了消除这层疑惑,公司内部这才安排了一位助理姐姐在他旁边吧。

了解完事情的经过,大家或许会有这样的感想:在这个直播行业盛行的时代下,做直播带货似乎就是很多过气网红的最好归宿。

一边在公众面前唱着自己曾经的成名作,一边消耗着过去积累下来的那点名气来设法养活自己,就这么榨干自己的价值—当然,我知道很多人想被榨都没机会就是了。

庞麦郎起落人生的背后,既有自己的个人行为所致,也有其命定的缘由存在。

尽管庞麦郎在当时靠着一首《我的滑板鞋》成功走红了,但是走红后的他却一直备受各种质疑,其中一点就是他的唱功很没有水准,网上有评价他唱歌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,炫不了技、又飙不了高音。

不过另一种观点认为,正是这种不加修饰的三流唱腔,才能展现出歌曲本身所要表达的朴素和真情。

但那时的他人气正红,网上那些质疑声都被更多的欢呼声所掩盖,还不至于对他当时的地位、名声造成太大影响。

可是,面对一夜成名的自己,庞麦郎的态度却飘了,而且飘得有些过分……

小人物的命运

在网上资料介绍写道,庞麦郎出生于陕西汉中市的宁强县代家坝镇南沙河村,是个地道的农民家庭,上学时他最多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。

在2008年出来找工作的那段日子,他接触过电工、贴地砖等技术活,还在KTV里当过服务人员,专门切果盘,就像这世上的很多无名小卒那样在努力地谋生。

据国内知名媒体《人物》在2015年的采访中提到,庞麦郎第一次对音乐产生浓厚兴趣还是在某一天的晚上,那时他偶然听到了迈克尔·杰克逊的歌,一下子大受震撼。

从那时开始,他的内心便萌生出了一个音乐梦,一句话概括就是:“我约瑟翰·庞麦郎有一个梦想,就是成为秧歌……哦不,是成为中国最国际化的歌手!”

然而,梦想看着美好,实现起来却非常艰辛,那时的他以自己的打工经历为源泉进行歌词创作,写了十几首歌,找人录唱片,光是这个过程都已经花光了他的积蓄。

父母不理解他,身上有没钱,生活居无定所,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差。

直到2013年,他参加了北京华数唱片公司举办的一场选秀活动,凭借身上的那股“草根气质”和“自命不凡”的个性,很快就被公司签了下来。

双方达成约定,要将歌曲《我的滑板鞋》打造成一首“网红神曲”,不仅如此还要对歌手进行全方位的包装,以实现他心中的歌星梦,而这也是“庞麦郎”艺名的由来。

在商业资本的运作下,“滑板鞋”火了,庞麦郎也火了,对这个在农村长大的小伙子来说,成名带来的甜头实在太美妙了,美妙到让他忘乎所以。

面对记者的采访,他宣称自己来自中国台湾,而且是90后歌手,这波操作让签约公司都不禁吓了一跳,也没少给他打圆场。

不仅如此,他老家的那些熟人也在网上出面澄清,提醒大家庞麦郎是陕西汉中人,发现瞒不住了他又倔强地声称自己的祖籍是中国台湾的。

庞麦郎之所以要捏造自己的出身,是因为他害怕如果坦承自己是一个农民,那大家就会鄙夷他,不会再来看他的演出了。

他不光不承认自己是农民,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了,在某次采访中他就公开表示:谁说他是我父母。

庞麦郎的死不承认,折射出的是他内心极度的自卑与自负情绪,自卑于农民的背景,自负于成名的红火。

但自卑与自负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,庞麦郎出名后开始陷入新的恐惧:公司给他安排了大量的演出,必须要去参加,可他又担心自己形象不好会被嘲笑。

这时候他发现华数公司的注册名称为“传媒文化公司”,而不是他所认为的唱片公司,按他的想法来说只有唱片公司才能为自己出专辑,这是欺骗!

一气之下,庞麦郎直接放了全公司的鸽子,电话也不接,短信也不回,一脚跳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,导致公司原本给他安排好的200场演出计划全部泡汤。

人跑了没用,既然签了合同,出了事谁都逃不掉责任,公司要赔钱,庞麦郎自己也要赔偿巨额的违约金。

庞麦郎在追求梦想这件事上总是好高骛远,非常在意自己所谓的“国际歌手”面子,在他蜗居上海的那段日子里,北京卫视、东方卫视、甚至是央视节目《开讲啦》都曾邀请过他来参加节目,但都以给的面子不够大拒绝了。

然而此时的他,每天的生活要么是蜷缩在旅馆里,要么去网吧上QQ、玩连连看,工作收入全靠接商演生意,怕出丑坚决不肯上电视,日子过得比打工人还落魄。

与此同时,外界对于庞麦郎的这些事迹也都是抱着一种看“小丑表演”的心态,本身靠资本炒红的他就缺乏真材实料,如今还被曝出身世造假、违约罚款等负面消息,早早就沦为了大众的笑柄。

面对成名带来的红黑是非,庞麦郎本就不怎么稳定的精神状态变得愈发糟糕,一边是“国际歌手”的春秋大梦,另一边是理想破灭的窘迫人生,患得患失之间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负面舆论和网络暴力。

自卑又自负的性格,令庞麦郎的精神世界被这些内外因素一步步地摧残,最终把自己推向了精神病人的边缘……

回顾这十年来的经历,庞麦郎的追梦之旅既可悲又可怜,他所做的一切说说到,已经不是典型的小人物对世界的反抗与挣扎,这理由还充斥大量的让人摸不着的“任性”。

出身于农民家庭的他,从小就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更不懂什么人情世故,突如其来的远大理想对他而言看似是一个“祝福”,但实际上更像一个“诅咒”。

也许,真就是卑微的出身大大地限制了庞麦郎的眼界,让他的眼中只看到了远方的繁星,却看不到脚下的泥潭,于是一不留神就陷进去了。

结语

平心而论,尽管《我的滑板鞋》这首歌唱得一点也不像样,但歌词倒是写得挺真实的。

过去的庞麦郎一直渴望着能有一双自己的滑板鞋,以满足他内心的时尚感追求,从歌曲MV中也可以明显看出他对拥有滑板鞋、对音乐梦想的追求,照应了现实中大多数普通群众心底里所梦想的人生。

若不是输在唱功上,或许“滑板鞋”的口碑可能还会好一些,或者说即使不用资本炒作,它也能成为一首网红歌曲吧。

回到现在,据庞麦郎签约的经纪公司表示,目前他的生活状态正在逐渐变好,起码过得比前两年那时要好多了,每天工作两小时,不会给他太多压力(女助理:那我呢?),就是性格依然十分内向。

至于庞麦郎内心到底在想着什么,只有他自己才清楚。

在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大起大落后,如今的他是继续去追求那遥不可及的梦想,还是开始懂得接受现实,选择先过好眼前的生活呢?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